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公阿爹张光华的修鞋手法
  • 签协议的时候我们会跟顾客再
  • 引导运营企业合理有序投放车
  • 较一季度提高9.7个百分点
  • 孙子宇告诉记者
  • 一套房500美元
  • 笔者通过走访市场发现
  • 据官方简历显示
  • 督促落实问题整改
  • 予以吊证处罚
  • 同时
  • 涉及专业除工程机械外
  • 老化很厉害

    2021-04-05 02:20

    原先,前院里还住着另一户人家,姓杨,有阵子传是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的后人,但后来又遭到一些专家质疑否认;杨家也搬走了,只剩下姓蒋的一大家子,都是亲戚,却也各房过着各房的日子。

    “由于现场施工,南京市级文保单位颜料坊49号两进老宅被毁,已经给他们下了停工通知书。”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施工方违反了《文物法》,目前,他们已经立案调查。

    如今的颜料坊,是一个忙碌的工地,车辆来来回回,灰尘飞扬。远远地看过去,220岁的牛市64号—颜料坊49号有些颓败。一个高大的钻机停在老宅旁边。走近了,才发现颜料坊49号这座老宅的墙体已经没有了,砖块和木质材料乱糟糟地堆着。

    让南京人最熟悉的是,上世纪1988年,风靡一时的电视剧《秦淮人家》正是在这个院子拍摄的。

    老宅东西走向,进深很长,西边挂的门牌是:牛市64号。至今,墙面上还嵌着“秦淮区文物保护单位,牛市清代住宅,一九八四年九月公布”和“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牛市古民居建筑,二零零六年十月公布”的文保标志牌。东边的门牌号是:颜料坊49号。

    2006年之前,这处老宅住了有10多户人家。后来大家搬走了,他们变得孤零零的,早些年,邻居们还过来看看,现在都没什么人来串门了。

    “拍了两年哦,那部电视剧真好看,就像我们自己的生活一样,哪家小孩谈恋爱了,哪家吵架了,大家都知道。那些演员天天往我们这儿跑,大家都成熟人了。”当年,蒋女士还是20多岁的大姑娘,白天要忙着上班,不过休息的时候,也经常被拉过去当群众演员。

    颜料坊地块,一直备受关注。之前,老宅云章公所被拆;如今,南京市级文保单位“牛市64号—颜料坊49号”又被毁了两进。

    “上周四,我们才来过,当时有群众举报,颜料坊地块施工,怕大型器械误伤了老宅。”在现场,现代快报记者遇到了秦淮区文化局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马大伟。他说,上周四来的时候,老房还平安,和以往相比,只是四周高大的梧桐树不见了。但9日下午,他们又接到市民举报赶到现场,眼前的景象让他们不敢相信:“很惨,很心痛。”

    紧挨着颜料坊49号东南角,一个高大的钻机停在那里,旁边,泥土堆得高高的。

    目前,文化综合执法部门已经对老宅被毁进行调查。“正式停工通知书已经下了,开发商态度也挺好的,他们承认了错误。”姜继荣说,这处老宅2009年拆迁后,状况就不是很好,尤其是颜料坊49号,6年多来一直没人居住,相比牛市64号,房屋情况很糟糕,老化很厉害。

    那么,这处老宅停工后怎么办?“牛市清代古建筑群还有跑马楼,这样的老房子,在南京不多见了,很难得。”马大伟说。而姜继荣介绍,停工调查是第一步,目前,他们已经要求开发商做一个文物修缮方案,必须先修缮,才能施工。

    蒋女士今年56岁,满头银发。“到今年6月10日,我家在颜料坊孤守的时间就满9年了。”她说,她从小就出生在这里,一直住到现在。和她一起住在这里的,还有弟弟一家。

    《秦淮区志》记载:据传,这里是清道光年间南京一秀才住宅,宅中曾开绸布货栈。但并没有留下它的主人姓名。“说不清这房子来历了。专家也弄不清楚,反正是清代留下来的。”50多岁的蒋女士出生在这里,她的妈妈也在64号的宅院里诞生、成长、嫁人……

    接下来会如何处理?姜继荣介绍,他们正在进行调查。“施工方在市保单位的保护范围(墙基3.5米内)打桩,做地下支护工程,野蛮施工导致房屋倒塌。”

    “要赶紧做一个修缮加固方案,先把颜料坊49号的修缮方案提交了,我们请专家论证后才行。”南京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吴靖也表示。

    说起隔壁两进老宅没了,住在这里的蒋女士依然感觉心慌。她回忆说,8日下午3点,她忽然听到“轰”的一声闷响,然后就是满天灰尘从后面飘过来。灰尘散了,颜料坊的两进房子也没了。“说实话,这几天施工,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大型机器过去的时候,感觉整个房子都在晃动。”

    老房修缮好才能开工,这是南京市文广新局一致的意见。“老房修缮加固后,还要在3.5米保护范围内做加固围挡措施。之后的施工过程中,要边施工边监测,一旦有险情要调整施工方案,这样蛮干是不行的。”

    马大伟说,钻机所在的位置,正好在老宅的保护地带内。于是,他们立即要求工地停工。

    走进跑马楼其中一个空关的房子,向后看,就是颜料坊49号老宅。老宅的屋顶上,有两个破洞。“施工的震动太大,后面的老房子瓦片都被震掉下来了。”

    接下来,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大队将根据调查结果给予相应的处罚。

    而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0年,南京市文物局就通过了牛市64号—颜料坊49号清代古建筑群的修缮方案,由于老宅状况非常差,当时的方案是“揭顶大修”,只是,这么些年迟迟没动。“修缮最好是整体修,但牛市64号住了人,不好修。”相关人士介绍。

    蒋女士说,牛市64号和颜料坊49号其实是连为一体的清代老宅,现在已经220岁了。“是我们家祖传的老宅。”蒋女士说,过去,牛市这边是老宅的西门,而颜料坊那头是老宅的东门。

    2006年和2009年,南京老城南曾有过两轮拆迁,并引发轰轰烈烈的“老城南保卫战”,牛市和颜料坊地块最终被拆成一片空地,唯独一组清代老宅——牛市64号—颜料坊49号被留下,因为它有个身份: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只是,现在颜料坊49号的大门已经不在,南侧的墙体不见了,旁边到处是堆起的泥土,老宅的木结构有的已经断了,和着旧砖、泥土堆得乱糟糟的。而残存的木梁架歪歪斜斜地矗立在原地,像残存的骨架。站在老宅东侧,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蒋女士弟弟说,他们不是“钉子户”,并不是不想搬走,但这处房子的产权归多人所有,他们是小辈,说不上话。“具体怎么办,要等大家协商了再说。”他说,现在的施工,太不安全了,万一哪天误伤到了他们这边,怎么办?

    “这是野蛮施工造成的。”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总队二支队队长姜继荣对现代快报记者说。

    而马大伟表示,国家《文物法》第十七条规定,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但是,因特殊情况需要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的,必须保证文物保护单位的安全,并经政府批准。“我们没有收到相关申请,按照程序,应该是先报到我们区,然后由我们上报。”马大伟说。